火狐体育赛事app

当口红不再流行:柜姐工资打5折,李佳琦直播间口红含量低于1%

当口红不再流行:柜姐工资打5折,李佳琦直播间口红含量低于1%
疫情之下,每个人都戴着口罩,口红不再是点缀美丽的必需品。红星资本局发现,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,从消费者到生产者,从品牌专柜到线上直播间,口红行业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。有口红生产商告诉红星资本局,在疫情爆发后,所有人都戴着口罩,这对口红的销量有所影响,他们公司在2020年的销量下滑了一半。目前,他们公司已经改为主推眼部彩妆产品了。消费者降低买口红的频率思思(化名)有收集口红的爱好,目前拥有60多支口红,“在疫情以后,我口红的使用频率下降了很多,因为要戴口罩,抹了口红也看不到。”不仅仅是思思,有多名受访者向红星资本局表示,自从疫情爆发以来,她们出现在公共场合基本上都需要戴口罩,涂抹口红的频率也随之大幅度降低,近两年都很少购入口红。姜华(化名)是小红书上的一名博主,她曾分享过口罩妆的妆容教程。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在姜华的所有分享中,口罩妆的妆容教程是她爱心数(点赞数)最多的内容之一。对于分享的初衷,她说是因为感觉粉丝有这方面的需求,所以她推出了完全不用口红的妆容教程。小红书的博主们分享的口罩妆“抹口红的同时戴口罩,很容易糊在一起,现在我化妆也很少抹口红,反正有口罩,只用眼部产品就完了。”姜华对红星资本局说。除了戴上口罩完全不涂抹口红的人,不少仍然抹口红的人,使用频率也大幅度降低。“我以前抹了口红,可能不小心蹭掉一点就会立刻补上。现在很少抹口红,就算抹了口红也没有以前那么频繁地补,就是吃完饭了补一次。”思思对红星资本局说。戴口罩对口红产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?一个最直观的数据是百度搜索指数,该指数是以网民在百度的搜索量为数据基础。红星资本局以“口红”作为关键词,拉出2017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的百度搜索指数。其中,在2017年到2019年,口红的搜索指数最高曾突破16000,三年的平均值为4431。而在疫情爆发以后,从2020年1月到2021年12月,口红的搜索指数最高仅达到2613,甚至没有达到疫情前三年的平均值,而这两年的平均值仅为1578。口红的百度指数柜姐不再推口红潘潘(化名)是MAC魅可的“柜姐”,她恰好在2019年12月入职,亲身体验了疫情前后口红产品所遭遇的冰火两重天。公开资料显示,MAC魅可是雅诗兰黛集团旗下品牌,主打彩妆产品。在其官网公布的三款明星产品中,有两款都是口红。“我入职后大约只过了半个月疫情就爆发了。在疫情爆发前半个月,我真的是不停地帮客人结账,结果后面很长一段时间店里都没有客流,客人少得可怜。”潘潘对红星资本局说。在客流恢复后,潘潘最明显的感觉是“口红不好卖了”。她的薪资直接与产品的销售额挂钩,从薪资也能看出这样的变化。在刚入职、疫情未发生的时间里,潘潘仅工作半个月到手的薪资就有9000元;而在疫情爆发后,她的薪资处于不稳定的状态,最低时一个月只有6000多元,最高也只有一个月10000元出头。线下某门店展出的口红 红星资本局记者摄“我们的大方向已经不是口红了。”潘潘告诉红星资本局,口红的客单价太低,在客流变少的情况下,口红无法给门店带来令人满意的销售额,所以他们会把顾客带到其他产品上。潘潘称,她所在的门店现在主推的是面部类产品,其中最贵的是一款遮瑕盘,单价460元。另有某国产彩妆品牌专柜的销售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,在疫情前,他们的展柜有摆放口红,但现在已经撤了,展示出来的都是其他类型的产品,没有卖出去的口红基本上是作为赠品。企业被迫改变战略谭涛(化名)是广州某化妆品生产公司的销售经理,他们公司所生产的口红过去主要销往海外,但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,口红的销量受到了较大的影响。如果以2019年的销售额为基准,谭涛称,他们公司2020年的口红销量大约下降了40%,2021年有所恢复,但也只恢复了80%左右。“一方面是受疫情的影响,大家都戴上了口罩;另一方面是我们以前主要做出口,但现在海运的运费涨得太高了,我们就开拓了国内市场。”谭涛对红星资本局说。谭涛告诉红星资本局,在2021年,他们公司与某国产品牌达成合作,为其生产口红,主要面向电商直播渠道供货,“不过,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,感觉直播的销量也不太行了。”线下某门店展出的口红等产品 红星资本局记者 摄相比谭涛来说,肖宇(化名)的运气要好得多。他们公司面向的是国内市场,且生产的彩妆产品种类较多,不单局限在口红一个类目上。“疫情后,戴口罩对口红的销量肯定是有影响的,销量下滑得非常厉害。2020年,我们公司的口红销量下滑了一半左右,但2021年有所恢复。”肖宇对红星资本局说。肖宇认为,口罩妆的流行为其他类型的彩妆产品带来了机会。“其实,只有口红一个单品的销量在下滑,整体来看,化妆品行业其实没受到特别大的影响,我们公司的销售额还上升了。”“过去,客户来下订单的时候往往是主要生产口红,其他类型的彩妆产品只有少量,但现在是主要生产其他类型的彩妆产品。”肖宇称,现在他们公司主推的眼部彩妆产品。直播间不再出现口红事实上,口红不仅仅是在消费、生产和品牌专柜等场景中走向没落,就连在电商直播中,它的存在感也在逐渐淡化。例如,曾被称为“口红一哥”的李佳琦,已经很少有人再提起这个称号了。就算在李佳琦直播官方微博中,上一次提起“口红一哥”还是在2021年10月。当时,李佳琦为多个品牌的口红提供了多张试色图。最初,李佳琦之所以能从电商直播中杀出一条血路,靠的就是在口红细分赛道上表现出色,他曾直播1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。在2018年的双十一购物节时,马云曾向李佳琦发起直播卖口红的挑战,李佳琦最终以1000:10的战绩获胜,一战成名,也因此被称为“口红一哥”。而现在,红星资本局发现,李佳琦的直播间几乎看不到口红了。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,从2021年12月23日到12月30日,李佳琦直播了6场,直播间共有422个商品链接,其中只有一场直播出现了一个口红商品链接。可以说,李佳琦直播间的口红含量已经降低到了1/422(约0.24%)。截图自李佳琦直播间不过,有市场人士对红星资本局分析称,虽然口红单品在过去两年遭受了冲击,但化妆品行业整体来看仍处于上行趋势,部分购买力可能会转移至眼部等彩妆产品上。据艾媒咨询(iiMedia Research)发布的研究报告,受疫情影响,中国化妆品市场的规模相对2019年的4256亿元有所下降,降至3958亿元。但上述报告也指出,疫情好转后,2021年中国化妆品市场规模预计为4781亿元,到2022年该市场规模预计可以达到4986亿元。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编辑 陶玥阳(下载红星新闻,报料有奖!)

当口红不再流行:柜姐工资打5折,李佳琦直播间口红含量低于1%已关闭评论